<td id="8kmkm"></td>
  • <bdo id="8kmkm"><center id="8kmk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8kmkm"><center id="8kmk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xmp id="8kmkm"><table id="8kmkm"></table>
  • 投稿郵箱:snedunews@163.com | 人員查詢 | RSS地圖 | 設為首頁 | 收藏本站

    我和我的故鄉

      當在異地又一次抬頭仰望星空,回想起陜西寶雞工作的父母,家鄉的父母是否也在思念在大學的我。大學,既是一個升華自身的殿堂,同時第一次遠離家鄉的流浪啊。

      猶記的秦嶺的山泉,用他泡出的紫陽茶是那么醇厚,雖然已經忘記故鄉茶的特殊味道,但任然記住第一次喝它時的清苦,而現在為什么會回想起它,我無法回答,亦無法解釋,這就是鄉愁的奇妙吧。

      回想著清苦的茶,回憶這家鄉的味道,我第一次喝它是在大散關,有著“樓船夜雪瓜洲渡,鐵馬秋風大散關”的關中四關之一,南宋吳玠在那里抵抗女真,保衛家國,英雄誓言山河震,寸寸故土皆英賢,我想,這就是那茶的特殊味道吧。

      就在離開故鄉的最后一天,我去了寶雞的青銅器博物館,看了青銅器的淵源,如同家鄉歷史的漫長,又到了何尊,周武王曾用它祭天,而現在,它記載著最早的“中國”二字,對啊,最早的中國在這里,在我的故鄉,它不需要說話,它就在心中的,我不是斷腸人,我還在中國,在家。

      我在新疆成為了成為了異客,但我和故鄉在同一片星空下仰望十五夜的明月,回憶故鄉的味道時,哪怕距離遠若天涯,也是比鄰的土地。

      馬旌杰,著作于新疆農業大學


    (責任編輯:史金海)
   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招聘信息 友情鏈接 法律聲明 隱私保護 產品服務 聯系我們 人員查詢 在線排版
    maomiav11.com
    <td id="8kmkm"></td>
  • <bdo id="8kmkm"><center id="8kmk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8kmkm"><center id="8kmk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xmp id="8kmkm"><table id="8kmkm"></table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