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td id="8kmkm"></td>
  • <bdo id="8kmkm"><center id="8kmk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8kmkm"><center id="8kmk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xmp id="8kmkm"><table id="8kmkm"></table>
  • 投稿郵箱:snedunews@163.com | 人員查詢 | RSS地圖 | 設為首頁 | 收藏本站

    那年忙假

    節令端午,時至夏收。又看到了渭水南岸那一望無際金燦燦的麥浪,聞到了那熱浪陣陣的熟透麥香。

    千百年來,渭河自西向東縱貫整個關中地區,沖積而成的關中平原,地域廣袤,土質肥沃,素有關中糧倉之稱,養育了世世代代的關中兒女。記憶中上世紀九十年代,每年農歷端午前后,當布谷鳥“算黃算割”的鳴叫響徹村子上空時,奶奶就會說:割得麥了!爺爺總會喜滋滋的蹲在頭門前,叼著煙鍋兒,在磨石上反復磨礪鐮刀,時不時還要用拇指試試鋒利程度,修理騾子車。二爸三爸則磨刪子的鐮刀刃(一種比鐮刀大的割麥子用的工具)等夏收農具,摩拳擦掌,只等開鐮大顯身手,收割全家人一年的口糧與希望。

    自幼生長在農村的孩子,自然少不了干農活,每到三夏大忙即夏收、夏種和春播作物的夏管。此時,上年秋季播下的麥子油菜成熟,需要搶時間收割,顆粒歸倉;一年中種植面積最多、最重要的農作物水稻,需要不誤農時栽種;種下的玉米需要一種就管,追施返青肥、發棵肥,確保長成豐產架子。芒種節氣前后學校便會統一放忙假,一來讓同學們幫助家中搶收搶種,同時也讓大家通過親身實踐,給學校上繳十斤麥子,感受生活的艱辛,激發內心的學習動力。

    記憶中盤場是忙假的序曲,先把地頂頭的大蒜一處拉回家,就可以盤場了。大清早一起合用一個場的幾家人會帶上工具,到蒜地里勞動,大家一起先把蒜地用定鈀挖平這是第一步挖場。媽媽和二娘三娘、嫂子們則會在其后撒上草木灰,如果商(水分的意思)不好則會在潑水。這便是潑場。最后便是碾場,也是最重要的一關,爺爺套上生產隊分的騾子拉上轆軸碾場。這也是孩子們最高興的時候,因為場盤好了就可以盡情的玩了。記憶中那時候平地面很少,有這么大一塊平地面也只有在三夏大忙的時候。

    割麥是忙假的第一課、基本功。從時間上來說,早晚天氣涼,麥秸受潮不易割,非得等到正午前后,麥秸因暴曬鐮刀一彭就斷,方為最佳收割時機,此時,弓身彎腰,左手攬麥秸,右手持鐮刀順勢向懷中稍用力,麥秸應聲而斷,打結,扎困,堆垛,必須一氣呵成!炎炎夏日,頭頂著近四十度的高溫,哈著腰,千萬次重復著割麥子的動作,考驗的不僅僅是體力,耐力,更是毅力!腳下帶尖的麥茬,直直挺立,一不留神,輕則戳破了腳踝處的皮膚,重則鮮血直流,所以行走在麥茬地里,一般都得趟著走,是不能抬腳的。

    割回來的小麥在麥場經過短暫晾曬,接下來便是攤場,碾場,揚場。將小麥在麥場上薄厚均勻攤平,在拖拉機帶著轆軸的反復碾壓下,使麥粒與麥穗最終脫離,再經過大風的幾番吹揚,最終使麥粒沉積下來。由于這幾個環節勞動量大,時間相對集中,僅憑單個家庭之力難以在短時間內完成,因此左鄰右舍之間會相互幫忙,直至顆粒歸倉,整個夏收才算結束。

    三夏農活節奏快,體力消耗大,在那個娛樂形式相對單一的年代,父輩們總會在繁忙的勞作之余吼幾句秦腔,以緩解勞累的身軀。雖說上一句還是“太平年間把榮享”,下一句卻成了“手托孫女好悲傷”,但那粗獷豪放的聲腔,簡單而短暫的快樂,只一嗓子瞬間便驅走了身體的勞累,讓人感受到黃土地上生活著的人們的憨厚與質樸。至于我們這些“支援”夏忙的學生們,也會在割麥時順便逮幾只螞蚱,養在用麥秸編織的小籠子里,掛在屋檐下,閑來喂幾片青菜葉,聽幾聲清脆的蟲鳴,偷摘鄰居后院的桑葚,尋找渭河灘樹林里的野草莓,倒也不失為一種樂趣。

    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,機械化作業慢慢取代了傳統的人工勞作,減輕了人們體力勞動的負擔,雖說自己已“逃離”夏忙十余年,但每至仲夏,夏收的畫面總會浮現在眼前,或許是對淳樸民風鄉俗的渴望,亦或許是對生活在黃土高原上祖輩們的敬仰,思緒常常會回到那個年代,久久不能平息……

    如今,有了最新型的現代化收割機,從地里就直接可以接到麥粒已經不是是神奇了,直接麥秸捆已經打包好了。麥收的艱辛本不是一曲動人的歌,細細回味起來卻似一幅美麗的風景畫。三十年來,從當初的盤場、鐮割、碾場、揚場、開場……到現在的聯合收割機,已成為歷史,鄉親們盡情享受現代文明帶來的便利,改革開放帶來的紅利,麥收也成了中國社會變遷、農村經濟發展的最好見證?!拔覀兌际菑母篙叺内淠爸凶叱鰜淼摹?, 我們這一代人無論生活多么富裕,總還是會想到麥香的不易和珍貴。我們沒有權利去忘掉父母的麥事!我們更沒權利去忘掉躬耕如斯的農民們,和帶有他們身上汗珠味道的麥香!

    忙假,既承載了兒時的記憶,又讓我們在父輩手把手的教導里,接觸了最原始的勞動,初嘗了生活的艱辛,也領略了生命的多彩。歲月流逝,父輩們業已漸漸老去,但那渭河之水早已融入了骨血,關中平原的寬厚也早已烙印在了心底,父輩的教導不會忘記,黃土地的養育之恩始終銘記!他們,已經成為生命里沉淀的底色,必將繼續滋養著漂泊的靈魂,相伴每一個人生驛站,指引著我們不斷向善向暖。


    (責任編輯:趙影超)
   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招聘信息 友情鏈接 法律聲明 隱私保護 產品服務 聯系我們 人員查詢 在線排版
    maomiav11.com
    <td id="8kmkm"></td>
  • <bdo id="8kmkm"><center id="8kmk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bdo id="8kmkm"><center id="8kmkm"></center></bdo>
  • <xmp id="8kmkm"><table id="8kmkm"></table>